鲁益师

我们如果把自己的工作视为神的呼召,那么我们进行创造的动机、方式,甚至选择加以创作的作品,都会有所不同。我们愈是顺服那位呼召我们的神的目的,就愈会密切留意如何能用我们创造的东西来荣神爱人。鲁益师(C.S. Lewis,又译“刘易斯”、“路易斯”、“鲁益士”等)的一生向我们表明,我们若常在基督里面(约翰福音15:4),基督的灵就会打开我们的心眼,让我们看见他运行在世界上的哪些地方,并看到他呼召我们创造什么。

鲁益师32岁那年将一生奉献给耶稣基督,其时他已在学界和文坛崭露头角,前途一片大好。尽管鲁益师新发现的基督信仰没有促使他转业,但是他的归信明显地改变了他和工作之间的关系——他将自己的创作工作重新定义为荣耀神和服侍人的途径。这无疑影响了鲁益师选择创作的作品。

鲁益师在《返璞归真:纯粹的基督教》(Mere Christianity)、《地狱来鸿》(The Screwtape Letters)和《四种爱》(The Four Loves)等著作中用文字表达出神的性情。最佳例子可在《纳尼亚传奇》(The Chronicles of Narnia)中找到。这套系列儿童小说的中心人物阿斯兰(Aslan)是一头有着基督形象的狮子。它创造了纳尼亚,并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救赎了纳尼亚。

也许跟一般人的想法正相反,鲁益师和大多数文化创造者一样,并没有把自己关在房里苦思冥想,不写一部彰显神的救赎本性的作品不罢休。鲁益师曾这样解释:“有些人似乎以为,我动笔前会先问问自己,该如何向儿童说些关于基督教的事儿,然后锁定童话故事作为媒介,然后搜罗儿童心理学方面的资料……然后列出一连串基督教的基本教理,最后打造出几则‘寓言故事’来体现那些教理。其实这全都是胡扯,我是没法这样写作的。纳尼亚系列里的七本书,最初都是在我脑海中浮现的画面。《狮子、女巫与魔衣橱》(The Lion, The Witch, and The Wardrobe)的画面,是下着雪的树林中,有一个一手撑伞一手拿包裹的羊怪(上半身人形,下半身羊形的神话人物)……后来有一天……我就对自己说:‘就用这画面写个故事吧。’起先,我不太清楚故事会如何发展,哪知阿斯兰突然间跳跃着闯了进来……它一到位,就把整个故事糅在一起了。”

就像鲁益师一样,我们的作品点子也不大可能出自头脑风暴会议——为了刻意创造出一个彰显神性情的作品而搜肠刮肚。但在我们开始创造时,若是“把基督的道理丰丰富富地存在心里”(歌罗西书3:16),就一定会看到该如何使用我们的作品,来彰显那位创造和呼召我们的神的性情。我们如果希望自己的工作成为呼召,就要像鲁益师那样,愿意让那位真正的阿斯兰“跳跃着闯进”我们生活的每个层面,也包括我们的工作。



Categories: chinese, christianity

Tags: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