嘉士伯·邓·波姆

自从亚当和夏娃吃了禁果后,工作一直都是艰辛的(创世记3章)。但我们昨天在创世记2章里也看到,工作在本质上并不是恶的——工作是神所设计的一种敬拜行为,也是人借以荣神益人的一种有意义的方式。

在这堕落的世界里,确实不太容易看出我们的工作有何益处、意义和永恒的价值。我想,嘉士伯·邓·波姆(Casper ten Boom)的左邻右舍也不认为他的工作有什么特别的意义。他女儿柯丽(Corrie ten Boom)在其著作《密室》(The Hiding Place)中忆述道,作为一名极其普通的钟表匠和店主,父亲在六十多年里日复一日平凡地工作。尽管表面上他的工作单调得像只滴答作响的时钟,但他热爱自己的工作,视之为神的呼召,并通过这钟表铺来服侍街坊邻里和栽培员工成为主的门徒。就这样,邓·波姆在工作中的这些“小事”上忠心服侍神,然而随着欧洲一步一步走进二战,神要将一项更大的责任交给他。

德军侵占了邓·波姆的家乡荷兰哈勒姆(Haarlem,《密室》中译作“哈林市”)后,他们一家开始领导一项秘密行动——藏匿犹太人和其他生命受到纳粹威胁的人。邓·波姆那间毫不起眼的钟表铺很快就成了该市反纳粹地下组织的门面,被用来偷运粮食及其他补给品,供藏身在店铺后面他家房里的犹太人使用。由于电话肯定被纳粹监听,邓·波姆一家甚至用“手表”作为暗号,在电话中传递重要信息。

1944年2月28日,德军逮捕了邓·波姆一家并监禁了嘉士伯和柯丽。当时,他们家中正藏匿着四名犹太人和两名地下组织成员。邓·波姆一家被带走时,他们无从知晓这六人的生死。数周后,被关押在斯海弗宁恩(Scheveningen)集中营里的柯丽收到一封密信,通知她“你家橱里的手表都没事”,她才得知那六人安全脱险。嘉士伯·邓·波姆被捕十天后去世,享年84岁。他并不知道自己作为一名创业者和钟表匠的工作,竟再一次以如此惊天动地的方式被神使用,来成就神的旨意。

邓·波姆的钟表铺至今仍在营业,我最近有机会得以参观。当我走近前门,看到店面是那么平凡无奇时,不禁为之一怔。大部分路过的人都不会多看它一眼;我敢肯定,当年的哈勒姆市民也以同样目光看待嘉士伯·邓·波姆的钟表匠工作,搞不懂一个人修表修个六十年究竟有何意义。然而,邓·波姆以某些极有意义的方式,充分发挥了他工作的价值。我们人生的故事固然不会像他的那样惊心动魄,但只要我们积极响应神对我们人生的呼召去投入创造,神一定会以意想不到的方式使用我们的工作,来成就他的旨意。



Categories: chinese, christianity

Tags: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